当前位置: 首页>科研成果>评论文章

危机管控是中美关系头等大事

时间:2022-06-18 作者:彭念

  继中美防长在香格里拉对话会达成管控好矛盾分歧的共识之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与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会晤中又强调了中美保持沟通畅通以管控双方竞争的重要性。由此可见,危机管控正日益成为当前中美关系的紧迫性议题。

  实际上,危机管控一直就是中美关系中的重要议题,双方也为此建立了一系列不同层级的沟通接触机制以及实操层面的规章制度。但是,这些接触机制和规章制度滞后于中美关系的发展速度,因而越来越难以对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的诸多挑战做出积极回应,乃至有效管控。

  此外,这些机制和规则也受双边关系波动的影响。当中美关系顺畅时,这些机制和规则自然会发挥正向作用。但是当中美关系恶化时,这些机制和规则就面临停摆困境。换言之,致力于管控分歧和危机的机制和规则需要根据双边关系发展形势进行动态调整。如此一来,机制和规则才能发挥调节双边关系和管控双边矛盾的积极作用。

  近年来中美关系陷入“跌跌不休”的发展困境,呈现出“自由落体式”的坠落速度。这严重影响到中美之间业已建立的一系列沟通接触机制的正常运行。一个显着的变化就是,这些双边接触机制日益成为双边关系的“晴雨表”,会随着双边关系的恶化而停摆,也会随着双边关系的缓和而重启。尽管这一进程很难扭转,但却对机制本身的公信力产生严重损害,大为降低了机制对双边关系的调节作用。

  更为重要地是,在中美双边关系遇冷时,一些危机管控规则的实际运用也会受到影响,比如2018年的“迪凯特”事件(2018年9月30日,美国军舰“迪凯特”号与中国海军170舰在南海相遇,最近时相距41米)。随着美国在印太地区战略资源投放力度的空前加大,尤其是在海上军事力量的逐步强化,中美海上危机管控就显得尤为重要。而台海局势的吃紧也会
加剧中美在海上爆发军事摩擦的风险。


        总而言之,当前中美之间的沟通接触机制和危机管控规则都需要进行改革,以适应中美关系的发展需求。这也是为何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建立更成熟危机管控机制的原因之所在。而中国也一再强调中美之间要避免对抗和冲突。尽管中美对建立更为有效的危机管控机制存在巨大需求,但在如何建立危机管控机制的问题上还处于摸索阶段。


  当然,这其中更存在一些显着分歧。对于美国而言,危机管控机制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借规则限制中国的崛起,尤其是海上崛起。因此,美国经常要求中国保持克制,尤其是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简言之,美国所希望建立的危机管控机制建立在中国“退缩”和克制的基础之上。而这必然不会被中国所接受。毕竟,任何危机管控机制的建立并不是为束缚该国的正常发展诉求,而是着眼于预防双方可能的冲突危及双边关系的正常发展。

  除此之外,双方对于危机的认知也有可能存在不同。对于美国来说,中国海上军事力量的扩张及其海上活动范围的扩大都有可能被视为危机。比如,中国在台湾海峡的正常巡航巡逻也有可能被认为会引发危机,因而都需要被管控。而对于中国来说,这些行动都是正常的发展需求。所以,如果美国将中国正常的维权维稳举动也视为可能诱发危机的“导火索”而加以节制,那双方在探索建立更成熟的危机管控机制方面恐怕要颇费周折。因此,中美建立有效的危机管控机制仍然任重道远。


原文载于香港中评网2022年6月18日社评,

http://www.crntt.com/doc/1063/8/9/6/106389604.html?coluid=137&kindid=11250&docid=106389604&mdate=0618000009